headerphoto

2018FIRST创投会742进30 入围电影计划名单公布

2018-06-14 04:29

  近日,2018FIRST创投会30个入围电影计划终落定,从742份报名提案中决出。漫长的剧本评审会议中间,是关于电影计划独特性、生命力,风格类型,完成度,制作可行性,导演能力,市场可能等等多重考量不断角力复议的结果。可以说电影计划的综合表现,蓬勃的生命力,多样性等都值得期待。最终入围到提案阶段的30个电影计划中,有80%是作,70%皆有完整剧本。

  这30个电影计划将在6月中旬面向FIRST提案评审进行阐述,并有创投工坊对电影计划代表进行一对一诊断。目前,FIRST影展产业嘉宾注册通道仍在中,等待更多产业嘉宾一同在七月与青年电影创作者对话,建立紧密而恰当的合作关系,一同建构青年电影系统的工业制作、市场通行的径。

  2018FIRST剧本评审会议现场最常出现的高频词汇就是,“太像哪部电影”“太像某个导演的风格”。每一年在大量创投电影计划样本中,都能发现一些趋同性、模仿性特别明显的项目,评审还调侃很多像“心迷宫模仿大赛”。或许这是当一个电影节展平台的艺术评价标准、行业信赖感相对建立后,当某些影片获得爆发性关注度后,所衍生的现象。归于逐利的趋使是自然的,归于创造力和作者能力的匮乏,却是痛点。好在经过创投平台的梳理,我们发现了这样的生命力,等待被呈现在银幕上。

  辛成江《火星烧烤》,一个带有科幻感的文本,却打破了科幻类型片的况式,更像是一部带有幻想色彩的影片,加上具有地域特点的天然幽默感和荒诞感,文本颇让人兴趣盎然。看过大量犯罪悬疑、青春成长、现实题材的蜂拥,难得的科幻感电影文本,让人惊喜。另一科幻题材,李堂《时空失联》巧用科幻元素的架构,对中国式父子关系进行了探寻;《黎明不再来》则是唯一一个涉及少数民族题材的电影计划,大兴安岭鄂温克族人的境遇带着魔幻现实主义色彩。

  《郊游》《漫长的休止符》都是有同性元素的文本,但作者并没有裹挟着情感猎奇的视角,而是用这层关系建构了少年成长的旅程,认同与各种社会情感关系的纠缠。《顶个椅子》,一部别样公片,荒诞中带着“老人与海”的内核。另一有公片气质的电影计划《天真真》,一个老人和四个留守儿童跨越城乡的过程,也揭开了城乡割裂的疮疤;同样是儿童片,《爆米花》则是一部中国式儿童的“成长童话”。

  王晓丰《老郑飞到天上去了》,涉及到少见的体育题材,用带有奇幻色彩的方式,超越于题材之上,塑造了极具生命力的人物。今年,FIRST创投入选电影计划中,类型元素如此丰富的文本还有很多,刘书羽《夜巡》就在现实题材和空间的基础上,建构了一个神秘、繁复、变幻而又诗意的电影世界,并在故事中加入了悬疑元素。

  可以说,相比于去年,今年FIRST创投会30个提案电影计划中,题材、类型、风格都更加丰富多元,不再是犯罪类型强势逼人的态势了。倒是女性视角和题材的文本让人惊喜,高紫《夏之森》抓取了女性世界极尽细腻的部分,脱离的女性主义思维,创作者意识实现真正突破。

  同样是女性主义色彩的电影计划《精英游戏》,则有难得的商业类型片架构,关注留学生群体如何面对异国文化和的挑战,题材本身也在目前创作视野内少见,加上创作者本身传记色彩的融入,更加生动,塑造的女性形象传统。

  颜俊杰《美岚》则将现实、与第二文本编织重构,完成了一场女性成长的生命经验,另外作者在文本中体现出了动画、、纪录、剧情等多重影像手法的融合,贴近文本的意象,并颇具实验感。唐玉强《英子》,关于“留守妇女”对爱与性的追寻,伴随着传统观念和乡村保守观念的撕裂。

  一直以来,不管是已经出现在视野内的,或是世界各大电影节的青年电影,大都带有现实主义色彩,带着对社会现实的反思和痛感,或是浓墨重彩,或是隐隐的焦虑。今年FIRST创投会电影计划中也有很多试图去用影像链接现实与作者意识,但在整个评审过程中明显能感到,对故事人物塑造的丰满生动与否?作者对人性刻画挖掘的深度与否?当时代、社会现实的大幕瀑洒下来,个体的境遇关怀?这些考量总是先于文本是否有一个关照现实的深刻内核。

  《马赛的炮仗》在城镇迁徙、人口流动、现代与传统交错的背景下,内核对人的关怀;《罐头》在众多同类矿区的文本中,多是对矿区人群境遇的关注;尹航《北国男孩》基于个人经历的人物塑造活灵活现,加上喜剧元素的融入,流露出迷人的气质;白慧博《呼和》,有犯罪元素的青春成长类型,社会现实状态在人物身上的投射,凶猛而强烈。

  像《呼和》《北国男孩》一样的青春成长类影片,在FIRST影展这份入围名单中,依然占有较大的比重,改编自真实故事的《去看大海》给人青春片的气质,现实质感的基础上,流露着诗意,表达深刻,情感浓烈;两个高中生诗意奇幻的《城市漫游记》;青春的成长史诗《再见,少年》;《国王的血》有生命不堪承受的痛苦和压力,也有极尽绽放的美好;拥有强制、制片人的马来西亚导演叶瑞良《一时一时的》,书写了少年与家庭,周遭起伏不定的关系;《兜兜风》中的父子关系在日常化的流动中抽丝剥茧开来。

  本次入围的30个电影计划中,具有明显商业气质的文本大都是犯罪类型,强叙事,明显都有相对可期的市场表现。

  康博《驯鹿》借由一起人口贩卖犯罪案件,挖掘与谎言布局背后的现实肌理,人性的救赎与回归,剧本完成度高;郭亚鹏《罪夜狂奔》,与隐藏的层层勾连中,有作者对于人性的关怀;《诛心之罪》,一个没有人死去的故事层层展开。

  从客观上来说,类型写作的要求相对较高,尤其是对于年轻导演最开始的创作阶段,相比于类型片创作,更倾向于个人表达比较浓烈的风格,和对独特影像风格的追求。张跃东《放飞鸽》兼具文学性和哲学性,塑造了底层生活动人的诗意;李鸂文《完美结局》魔幻现实感的塑造有惊喜,荒诞感、网络时代的人性荒漠感,贯穿始终;企《一日游》由一个家庭放射开来,展现了当下社会焦灼的横截面,或许配合作者对精致冷峻视觉设计的追求,影像将呈现出强烈的艺术感。

  第12届FIRST创投会将于2018年7月24日27日之间举行,年度入选名单还需期待6月中旬的提案评审结果。目前,FIRST影展产业嘉宾报名进行中,将持续至6月25日,可登录FIRST青年电影展官网具体了解,并完成在线报名,与创投评委姚晨、刘震云、叶如芬、张杨一同这些电影文本如何缔造出风格迥异的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