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photo

首席评论丨腾讯入股中金 券商触网大幕?

2017-09-30 04:41

  近日互联网巨头腾讯入股老牌投行中金公司的消息持续发酵,引发市场关注。上周三中金公司在港交所发布公告,宣布与腾讯控股有限公司签署认股协议,认购中金公司新发行2.075亿股H股,分别占中金发行后H股的12.01%及总股本的4.95%。交易完成后,腾讯将继汇金公司、新加坡投资公司(GIC)后成为中金公司第三大股东。当日中金公司还与腾讯公司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初步框定潜在重点合作方向,包括精准营销以及大数据分析等。

  裴蕾:欢迎两位到来,目前我们已经看到现在几大互联网巨头企业,BAT加东,已经和几大国有行牵手合作,那么具体到腾讯和中金的合作,是否能够真的实现共赢,满足对方的呢?

  何旭:实现共赢是毫无疑问的,因为中金在券商里面也是一个老品牌和贵族型的券商,腾讯自然不用说。一个比较深刻的话题是什么?腾讯大数据金融领域的出口,实际上是要有两步走,第一步拿得金融牌照,银行、券商、保险、信托,这四张牌。第二步拿到牌照后存在一个数据变现的问题,腾讯本身是一个数据商,数据是金融领域是不可或缺的,无论从功能和市场定位上来看,包括未来的出海,包括人民币国际化,对于金融板块的布局,都是需要的。

  作为券商而言,第一就是降低获客的成本,第二肯定是智能互联网化,下一代智联网或者物联网来的时候,经济业务的佣金收入和中介类的标准化服务一定是不需要人的。这一点上来看,券商这块也不错,同时腾讯储备了大量的,投了大量项目,有的有VC的,这样来看双方全都是相对而言比较好。

  胡延平:可以讲腾讯找了一个最佳合作伙伴,中金也找了一个最佳合作伙伴。从长期来看的话,整个互联网已经越来越不只是一个信息网络、社交网络,或者是一个电商交易的网络,它也成为一个金融的网络。对于互联网企业来讲,只做支付是远远不够的,未来向保险、券商、基金这些方向都会走,互联网企业未来就是全金融业务的企业。

  裴蕾:因为两家公司都是在港股上市,公告出来第二天看见股价的涨势也常迅猛,我们看见中金的涨幅是明显高于腾讯的涨幅,而且是连续两天创了一个新高,从市场表现来说,会不会是一个对中金更好的机会呢?

  何旭:这个事情分两方面来看,短期来看我认为是中金更实惠一些,为什么呢?它最简单,它的传统业务中的话补足散客营销和散客零售这块,因为原来只做机构户,它大概是3.5万个机构户,平均的净值都在2000万以上。实际上中金在全国没有营业部,收了中投证券以后在全国有了零售的布局,就拿一个微信来说,9亿多用户有理财通,直接可以转换过来做零售这块,有一块业绩,我们展望到明年甚至明年上半年,就能看到有一些东西出来。

  第二个,它直接受益的点在哪儿?短期内很受益的就是IPO项目的储备,中金是主打投行牌和高端客户的,它的投行做的相当好,它每年H股财报里面投行占比非常高,腾讯的平台上大量未上市的企业,为它提供了一笔很可观的收入,短期来看它一定更受益,股票价格上也能看得出来,中金的股票现在涨的比腾讯好。

  反过来看从中长期来看,我觉得腾讯更受益,也就是说你想实现功能,纯IT、纯数据、纯智能化的东西,必须有金融的专业人和专业的团队,以及专业的市场配合,中金无疑在这块相对来言比较专业,尤其擅长海外这块,中字头在海外发行,中金几乎占半壁江山,它有800亿美金左右并购项目都是真实去买的,包括中国石化、中国石油、中国铝业,这块全都是中金来承销和中金有投资的。

  这个资源目前来看,是比腾讯要好的,它在这块发力,在资本投资发力这块比较好,这是一块比较长线的东西,未来出海以后,又有这些股权的投资情况,又有非常专业的中介机构帮你打理这些东西,又何乐而不为呢?

  裴蕾:中金海外业务做的很好,拥有大量高净值的客户,可能在经济业务上比较薄弱一些,从腾讯入股中金整个过程来说,它能够给中金具体带来一些什么呢?

  胡延平:中金现有的业务当然是投行、证券、财富管理,证券部分主要是佣金形态的经济业务。但是腾讯跟中金的合作对中金最大的帮助,并不在于线下的部分。对于中金来讲,打开了一个大数据的通道,它能够从此开始在线亿的腾讯每天都能够连接到的用户,包括腾讯在海外也有好几亿的用户。在这种状况下,等于对所并购的中投证券等证券经纪的业务,不是说在线下的部分进行一个互补,而是说对线上高效率地放大市场,面对腾讯巨大的流量,做一种价值变现的话,常有帮助的。

  裴蕾:作为一个老牌的券商,中金也是在寻求一个转型的道,包括这次引入腾讯发布公告,中金也是表示要向财富管理来转型,同时看到去年,中金也是收购中央汇金中投证券全部股权,所以这一系列的动作,何总给我们分析一下,体现中金什么样的转型思呢?

  何旭:中金的转型思很简单,做加法,原来传统高端强势不会变,然后把通道类业务和部分资管类业务,和部分佣金通道分成业务,这三类业务基本上都会转向财富类,资本中介类和资本运作类。出现的手段和情况就是以产品的形式去出现。腾讯进来以后,在整个的网络系统统一规划和管理起来,成本会非常低。

  裴蕾:互联网企业在金融领域的版图也是越来越扩大了,渗透的程度也是越来越深,腾讯在金融领域11年来,布局呈现什么样的特点?

  胡延平:第一个特点就是全业务,而不仅仅是金融或者互联网金融其中一块业务。第二个就是数据驱动和技术驱动,常典型的特点。

  在这三个特点的基础上的话,未来BATJ,尤其是腾讯、阿里这样的平台,最大的业务营收会来自于什么?来自于泛金融业务,以及我们所讲的Fintech,金融科技驱动的价值变现,有些并不一定是最终金融产品和金融业务,但是可能是为金融产品、金融业务服务,站在数据的角度,智能的角度,用技术的手段、网络的方法等等。它可能是一个间接变现的方式,但是它营收价值最大的部分。

  胡延平:预计未来,第一腾讯会在金融科技,Fintech角度下更大的工夫,打好基础,无论是相关的数据,还是区块链等等不同方面,包括人工智能,做好最基础的东西。因为这些最基础的东西,无论是做一些衍生的金融业务,还是说跟自己所投资的像中金这样的进行业务纽带形式的合作,都是关键里面的关键。

  第二,腾讯预计趋向保险、基金等等方向去走,但是曲线的进入,和中金合作会有点像,为什么?在国内对于互联网企业,尤其BAT来讲的话,其实用户或者说市场投资已经不是问题,已经不构成障碍,最大的障碍是什么呢?是政策、监管、牌照这些层面的壁垒,所以说只能选择一个曲线去进入,间接的直接的去合作,用资本作为纽带,来形成业务纽带的一种方式。

  第三,腾讯未来预计会加大海外业务比重,无论是说已有的基础,比如说微信这些基础,还是说在互联网金融部分海外业务的比重。

  裴蕾:看到现在不管是互联网企业,还是金融机构的发展也好,呈现出越来越多融合的趋势,这次腾讯入股中金是不是拉开整个互联网企业入股券商机构的一个大幕呢?接下来格局会变成什么样?

  何旭:我觉得格局会变成两种,第一种我们叫做券商平台化,所有的券商都在做综合的平台这块,因为不平台化,不做融合,将来一定是没有饭吃的,因为人家的成本比你低,标准化程度比你高,服务速度比你快,你怎么去搞呢?

  第二种叫拥有核心技术的平台券商化,以大智慧、同花顺为主,可能服务客户的时候,原来就是靠网络平台,现在需要加强券商的专有技术和专有化服务这块,他们的专业程度需要提升,服务的方式已经比券商先进很多。